静心文章网 - 分享生活情感,感悟人生百味 - www.jingxinwu.cn
分享生活情感,感悟人生百味 - 静心文章网

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温柔对待心情文章

2021-02-17    编辑:www.jingxinwu.cn    来源:静心屋
导读:我从不羡慕娇艳的花朵,也不羡慕挺拔的树木;是最欣赏的,风雨飘摇,百折不挠的野草。也许,它从来没有被别人关心过,也没有被别人偏爱过,但它是杂草的信仰,是我们一定要努力争取的那种高高在上的生活态度。在阳光到来之前,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温柔对待。

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温柔对待

我从不羡慕娇艳的花朵,也不羡慕挺拔的树木;是最欣赏的,风雨飘摇,百折不挠的野草。也许,它从来没有被别人关心过,也没有被别人偏爱过,但它是杂草的信仰,是我们一定要努力争取的那种高高在上的生活态度。在阳光到来之前,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温柔对待。

扶贫小组在一个偏远的山村发现了一个生活非常艰苦的孤儿,记者就去了解了一下。他们走近村子里的一户人家。在一个乱七八糟的猪圈旁边,蹲着一个12岁的男孩。他的名字叫杨。双颊虽黑,却掩饰不了浓眉下的明眸;他衣衫褴褛,骨瘦如柴,却遮不住他天真无邪的笑脸。当你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,不要对他有怜悯之心,要发自内心的感激他。

扶贫队的人跟他打招呼:“六斤,又喂猪了,吃了吗?”

“还不行,待会儿我还要去赶牛呢!”。

喂完猪食,我看见他从远处的小房子里跑出来。从远处看,这座小房子像一个衣衫褴褛、弯腰驼背的孤独老人。真的很担心,如果风雨大了,会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房子中间有一个入口。是的,它是入口而不是门,因为门可以打开和关闭。房子里几乎没有像样的东西。墙角放着几块石头做的炉子和一个小锅,另一角放着一张小木床,上面盖着薄薄的被子。这个男孩六岁时失去了父亲,很快他的母亲和他的弟弟再婚了。他留给了他的祖父母。两个老人相继去世,他被带到他表哥家。表哥出去打工,一个人住了五年。他每年出门,表哥都会把500块钱留给邻居,作为他一年的生活费和学费。他生了一堆火,用熟练的动作烹饪,一分钟就准备好了。一碗米饭,半碗辣椒,他小心翼翼地把他每日的饭菜放进篮子里,走了出去。

走到邻居家的院子里,他大喊:“阿姨,我是来照顾奶牛的。”一个中年妇女从屋里出来,“我是来照顾奶牛的。”然后她走开了。六斤接过女人手里的牛绳,带着牛上山。“他经常为你工作吗?”记者问女性。“常来,我们可以帮他,但这孩子太苦了。”那个女人撕破了衣服,擦了一滴眼泪。刘瑾来到山上,放了牛,到处坐下,拿出他带来的米,和辣椒一起吃。一碗米饭如何解决一个成长中的孩子的饥饿?他在田里找到六七种野菜,不洗,就和辣椒一起吃。记者走近,发现有些野菜长得像草,劝他不要再吃了。他只是笑笑。他放牛的有福了。他不能吃的野菜都被牛吃了。量少,但是很好吃。

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阳光正好。刘瑾用塑料瓶做了一个钓鱼工具,挖了蚯蚓,去山里的水库钓鱼。他用绳子把瓶子绑好,放进水里,每个方向放一个,这样抓鱼的几率会高很多。撒上“渔网”,跳进池塘洗澡。因为没有洗发水,他只能用洗衣粉洗头。旁边的人摸着额头上的头发问:“干净吗?”,他笑而不语。我脑子里还有记忆。小时候家里买不起洗发水,只好用洗衣粉洗头。用洗衣粉洗的头发像稻草一样干,不顺滑,没有光泽。每天早上都怕梳头,每次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弄好。他清理干净后,打算去收集战利品。虽然有些瓶子是空的,但收成很好。十几条竖起大拇指的鱼在瓶子里快乐地游动。他看着笑着,半挂在天上的夕阳笑红了。

回到家,天已经黑了,微弱的灯光照亮了他狭小的房间,似乎只够照亮他,没有其他人分享的空间。放下他的东西,他迫不及待地想用瓶子里的小家伙做一顿大餐。生火的时候,他直接把鱼倒进锅里,炒几下,放点盐,再捞出来,一气呵成。“如果我没钱买肉,我就去河里钓鱼解决我的问题;如果我没钱买鸡蛋,我就去树上捡鸡蛋,早点尝尝。”光线很细,他抬头的时候还能看到笑容。

“你生病了怎么办?”一个声音在夜里问道。

“生病了就去,没饭吃就不去。”他还是笑了。这是被遗弃的孤儿吗?我有些怀疑为什么我会在这么尴尬的时候还能这么豁达。

“你想你妈妈和哥哥吗?”同一个声音又问。

他低下头,沉默了一会儿,带着哭腔,哽咽着说了一句“想”。“我想问我妈妈,为什么她只带走了我哥哥而没有带走我?我要保护弟弟,不让别人欺负他,说他没有爸爸。”。刘瑾平时和人玩的时候,他们说他没有爸爸,被妈妈抛弃了。他经常因为这个原因孤立他,所以不希望弟弟受到这样的对待。

几天后,扶贫小组联系了刘进的母亲。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几个小时,走了很长一段路才下车。下车后,大家都筋疲力尽,脚步越走越大。这条路,他梦想了千百遍,怎么可能舍得放慢脚步?很多天,他看着妈妈的方向,然后找到了路,走了很久,迷了路,然后哭着走原路回去了。他拉了拉怀里的瓶子。因为他走得太快,里面的水和鱼左右摇摆,这是他唯一能带给妈妈的东西。

那个女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刘瑾远远地看到了她妈妈的声音。他绝望地跑到母亲的怀里,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母亲和儿子放声大哭,似乎一下子弥补了失去的时光。这一刻,所有的抱怨和思念都融化在这个拥抱里。那个女人把六磅重的东西带进了矮砖房。房子里的家具简单但干净。女人拉着郭的肩膀,两个人坐在一起。她不小心看到他衣服上有几个洞,手在衣服破的地方来回摩擦,弄得她哭了。轻轻拉过六斤的手,看着满是伤痕的小手,转过头,哭了。当这位女士询问这些损伤的来源时,她一个一个地数了数。被炒菜烫伤,被挖鸡蛋抓伤,冬天冻伤...

“我很高兴见到我的母亲和弟弟。我想每天和弟弟一起上学,一起睡觉,每天吃妈妈做的饭,帮妈妈干活。只要和他们在一起,什么苦的我都愿意吃。”他小声对记者说。这些平凡的小事都是他高不可攀的期望,幸福对他来说太奢侈了。

又是一个晚上,灯下的女人轻轻的小心翼翼的缝好衣服,旁边的六斤盯着妈妈。他真的害怕那是一场梦,醒来时只有泪水打湿了枕头。他觉得这次可以和妈妈一起生活,不会再孤独了。但是他的母亲告诉他,没有土地给他,他不能站在那里,他最终逃脱不了命运的捉弄。初春的夜晚,冰冷的外衣还没有完全褪去,风还在刺骨。手里还剩下六斤东西,穿着他妈妈的新衣服。女人手里的灯站着看着六斤的背影,眼里含着泪。六磅跑回来,拥抱他的母亲,跑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,后来...

阅读延展

精彩评论
1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