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心文章网 - 分享生活情感,感悟人生百味 - www.jingxinwu.cn
分享生活情感,感悟人生百味 - 静心文章网

一帘幽梦,我心所属优美散文

2020-12-30    编辑:www.jingxinwu.cn    来源:静心屋
导读:一个人坐在岁月里,在一个季节的喧嚣里,守护着梦想的帷幕,在走走停停的站台上,一次又一次的相遇,或深或浅,感受着温暖,汹涌的站台,起伏的心音,谁是你心中的暖香,眉心的风情?生命中这无尽的实践,体验中的感受,触摸中的珍惜,这神秘的命运,深深地

一帘幽梦,我心所属

一个人坐在岁月里,在一个季节的喧嚣里,守护着梦想的帷幕,在走走停停的站台上,一次又一次的相遇,或深或浅,感受着温暖,汹涌的站台,起伏的心音,谁是你心中的暖香,眉心的风情?生命中这无尽的实践,体验中的感受,触摸中的珍惜,这神秘的命运,深深地爱着三生石上的微笑,这生命中停泊的港口是烟花盛开吗?你知道,那个梦正是我的心所属!

坐在夏日的微风中,一声细语,穿过耳朵,刺激着隐藏的内心,思绪带着深深的思念蔓延开来。一纸当头契约,在温热的红尘中,化羽翼为蝶恋的唇,轻轻摇动梦的蝉翼,梦的幕布摇曳,舞着无尽的痴情,像蜻蜓点水,轻轻划过心间,写意如风雪过去。

夏雨,突然来了,走的匆忙,像是突然的心情,辗转反侧的思绪,千丝万缕的线索来了,却不知如何梳理,走在雨中,撑起一把伞,走在雨中,滴答滴答,像是此刻的心情,深浅不一的脚步声,踩在湿滑的路面上,鞋子湿了,鞋子湿了可以换,心里的鞋子呢?前面的玫瑰刚开,就打湿了花。不知道怎么安排花期。我自己的呢?这个梦做的太久了。我想知道我是否能在雨中和晴朗的天空中。你知道这属于哪里吗?

灰色的街道,看不见的人群,渐行渐远的花季,散落在这蒙蒙的雨里,我不知道在哪里,只知道很远,那棵树很茂盛,在雨中,更绿更茂盛,一片树叶,在雨水的洗礼下,新鲜了起来,而那些花,雨后,下垂的花瓣,即使颜色更鲜艳,看起来如果你是那么无可争辩,你将不得不失去你的时间,等待你的余生。此时此刻,你无言以对,静静地站在雨里。让这幕梦,跟随雨滴,找到自己的根和源。

看着苏念金的芬芳,远远地做梦,频频倚着时间的窗台,到处都是红色。哪个是蚀骨花蕊,哪个是生死相依的山盟。它接近时间,让人感到孤独。弥漫在空气中,到处都是向往的气息,抛开了时间沉重的沉默。谁在绚烂的霞光中魅力四射,喝着小令,锦上添花?

总是在深夜,千百遍,念叨着内心,流淌成一首歌,深情的醉态,温存如水,低眉浅笑,你总是在嘴角,飘着一百个媚儿,暗香和衣袖,恰到好处;这一脉思绪,在郎悦的微风中,只为一个人,盛开的风景,或浓或淡,或深或浅,在回眸的光芒中微笑,喃喃自语的心音,在杯影中隐隐感觉,一幕幽梦,回眸剪影,做着雁满西翼归来的白日梦,剪下西窗的蜡烛,畅谈巴山夜。

那幕梦,美好的祝愿,在炊雨的时候,散发着淡淡的幸福,喝一口清淡的饮料,独自坐在山顶上,水湄,去了芬芳而微笑,温暖而单纯的喜欢,陪伴着日夜的憧憬,回到梦的故乡...然后,拾起一片浪漫,捻起一片绿叶的呢喃,铺就一扇辉煌的窗户。停留在那个时空,回忆着黄金岁月里的美景,嗅着记忆中的香,感受着凉风中幸福的温暖。

一帘幽梦,我心所属,堪比繁华红尘。尘埃落定,我唯一爱的人,弱水三千,只喝这瓢。夏花多,只为一个人皱眉,只为一个人在诗行里埋头许久。那是诗意如画,可能在3000年后的沙漠里。

一个人坐在岁月里,在一个季节的喧嚣里,守护着梦想的帷幕,在走走停停的站台上,一次又一次的相遇,或深或浅,感受着温暖,汹涌的站台,起伏的心音,谁是你心中的暖香,眉心的风情?生命中这无尽的实践,体验中的感受,触摸中的珍惜,这神秘的命运,深深地爱着三生石上的微笑,这生命中停泊的港口是烟花盛开吗?你知道,那个梦正是我的心所属!

坐在夏日的微风中,一声细语,穿过耳朵,刺激着隐藏的内心,思绪带着深深的思念蔓延开来。一纸当头契约,在温热的红尘中,化羽翼为蝶恋的唇,轻轻摇动梦的蝉翼,梦的幕布摇曳,舞着无尽的痴情,像蜻蜓点水,轻轻划过心间,写意如过去的风雪。

夏雨,突然来了,走的匆忙,像是突然的心情,辗转反侧的思绪,千丝万缕的线索来了,却不知如何梳理,走在雨中,撑起一把伞,走在雨中,滴答滴答,像是此刻的心情,深浅不一的脚步声,踩在湿滑的路面上,鞋子湿了,鞋子湿了可以换,心里的鞋子呢?前面的玫瑰刚开,就打湿了花。不知道怎么安排花期。我自己的呢?这个梦做的太久了。我想知道我是否能在雨中和晴朗的天空中。你知道这属于哪里吗?

灰色的街道,看不见的人群,渐行渐远的花季,散落在这蒙蒙的雨里,我不知道在哪里,只知道很远,那棵树很茂盛,在雨中,更绿更茂盛,一片树叶,在雨水的洗礼下,新鲜了起来,而那些花,雨后,下垂的花瓣,即使颜色更鲜艳,看起来如果你是那么无可争辩,你将不得不失去你的时间,等待你的余生。此时此刻,你无言以对,静静地站在雨里。让这幕梦,跟随雨滴,找到自己的根和源。

看着苏念金的芬芳,远远地做梦,频频倚着时间的窗台,到处都是红色。哪个是蚀骨花蕊,哪个是生死相依的山盟。它接近时间,让人感到孤独。弥漫在空气中,到处都是向往的气息,抛开了时间沉重的沉默。谁在绚烂的霞光中魅力四射,喝着小令,锦上添花?

总是在深夜,千百遍,念叨着内心,流淌成一首歌,深情的醉态,温存如水,低眉浅笑,你总是在嘴角,飘着一百个媚儿,暗香和衣袖,恰到好处;这一脉思绪,在郎悦的微风中,只为一个人,盛开的风景,或浓或淡,或深或浅,在回眸的光芒中微笑,喃喃自语的心音,在杯影中隐隐感觉,一幕幽梦,回眸剪影,做着雁满西翼归来的白日梦,剪下西窗的蜡烛,畅谈巴山夜。

那幕梦,美好的祝愿,在炊雨的时候,散发着淡淡的幸福,喝一口清淡的饮料,独自坐在山顶上,水湄,去芬芳而微笑,温暖而单纯的喜欢,陪伴着对日日夜夜的憧憬,回到梦想的故乡...然后,拾起一片浪漫,捻起一片绿叶的呢喃,铺就一扇辉煌的窗户。停留在那个时空,回忆着黄金岁月里的美景,嗅着记忆中的香,感受着凉风中幸福的温暖。

一帘幽梦,我心所属,堪比繁华红尘。尘埃落定,我唯一爱的人,弱水三千,只喝这瓢。夏花多,只为一个人皱眉,只为一个人在诗行里埋头许久。那是诗意如画,可能在3000年后的沙漠里。

一帘幽梦,属于我的心,为你铺下了一行诗,遥望沧桑,寻梦归来!

阅读延展

精彩评论
1
3